您的位置:主页 > U潮生活 >93岁阿信编剧谈终活计画:我的死亡我做主 >

93岁阿信编剧谈终活计画:我的死亡我做主

2020-06-062020-06-06U潮生活U潮生活

从「只剩活下来」的医疗,到「有所选择」的医疗
如果返回生命的主人究竟是谁的原点来思考,答案既不是家属,也不是朋友,而是当事人自己。无论选择活下来或死去,都是个人的尊严。
前些日子,我的一位男性友人在富士山脚下的某间癌症医院过世了。他生前是个大学教授,对于他死后竟然举行基督教仪式的葬礼,我非常惊讶。好像是因为住在基督教医院的缘故,让他住院期间萌生了「死后想回到神身边」的想法。
他对于自己的死已经做好心理準备,因此住院期间想吃什幺就吃什幺、想做什幺就做什幺,医院只负责减轻他的痛苦。再加上后来有了信仰,让他在心灵上获得平静,就这样离开了人世。听到他临终前的这些状况,我想这也是一种安乐死吧。
接下来的日本社会只会朝少子高龄化迈进,甚至现在为了照护父母而离职的儿子最后将父母杀害,或是担心自己健康的先生将卧病在床的太太杀死等类型事件,每天都不断登上新闻版面。别说是老老照护了,夫妻两人都罹患失智而彼此照护的案例也在持续增加中。
在这些状况日趋严重、全日本的病患家属只会负担愈来愈重之前,应当让病人拥有死亡的选择权。换言之就是建立安乐死的制度,让想活下去的人继续活着,想死的人合法地离开人世。
这样一来,当事人不仅到临终前都还能守护自己的尊严,也能使家属从负担中解脱。
生前明确做出意愿表示
若要说生活中最不想麻烦到对方的职业,应该就是警察、律师和医生了吧。不过,在思考自己要怎幺死的时候,则应该要多寻求律师和医生的帮忙。
当父母陷入昏迷状态时,做子女的很难开口要求医生「请停止所有延命治疗」。因此为了不造成子女的困扰,当事人必须趁健康时,事先对自己的死亡做出明确的意愿表示。
除了必须将自己的意愿传达给家人之外,若能写成书面、交由律师保管,事后应该就能避免许多纷争。只是将意愿书保存在律师处,不需要任何费用,只要为死亡及包括死后处理在内的身后事预付金额就好。
有些人担心一旦制定了安乐死制度,说不定会遭人扭曲恶用。换言之,就是担忧会不会有人为了遗产和保险金,或是为了省下庞大医疗费,便假装当事人希望安乐死来藉此杀害对方。
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,即便亲友表示「他说自己很想死,所以请让他安乐死吧」,也必须有个机制来确实审查才行,绝对要避免光凭身边的人的说法就做出决定。如果依照我想的方式,由律师等第三者介入进行严格审查,应该就能抑制遭人恶用了吧。
安乐死最首要的,是当事人的自我决定。所以当事人必须準备好遗嘱,以及表明希望安乐死的书面资料。而且为了不遭到伪造,最好的方法就是交由律师保管。

相关文章